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工厂里的龙门阵

工厂观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外资厂生活记事  

2011-02-27 17:46:47|  分类: 工厂观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土豆

2010-11-22

班会

每天上午上班前和下午下班前,基本都是工长X发言,近似演讲。内容涉及生产纪律,品质。最近的一个重点话题,是安抚大家不要因为没班加而着急,等客户监察过了就会有订单,到时候加班加到大家不想加。演讲完毕,说声散会,大家就各自回到工位。

工长讲话十分有艺术,她每次骂人,都不点名,并强调“我在这里就不点名了,我说的是谁,你自己心里清楚,给你留够了面子,你做事也不要太过分就好了。同时还不忘为自己的严厉开脱,说自己作为一个工长,必需站在公司的立场考虑问题,有时候可能会给大家一点压力。但是自己受到的压力更大,本班如果有员工做错事了,上级也不会直接来找到员工骂一顿,而是首先骂工长,为此自己经常为大家担罪的。而自己受了这么多委屈,也并不因此迁怒我们员工,所以大家要多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。X的讲话总是严肃而恳切,不似旁边那条拉的工长,完全以寻人的口吻说话,让人十分反感。她懂得“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”,更能争取到大家的理解。有一次,她甚至说“我也是个女孩,大家如果私下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谈,也是可以的……”。一下子就从一个尽职尽责的严厉工长角色,转换为知心姐妹的模样。

不过这也并非我们工长独创的什么新鲜管理方法。很多做管理的都会这样一套领导艺术:在扮演尽职尽责的上司角色的同时,也要作出知心朋友的样子来,这并非他们的业余爱好,或者性格使然,而是作为一个管理,驾驭努力的基本原则是不能单靠棒子,偶尔还得给一点胡萝卜。我们这位二十岁出头的工长,显然已经深谙此道了,可谓大有前途。

助理P

助理P是90后,相较工长X,她简直属于幼稚的类型。虽然已经成为最最基层的脱产管理者了,不过显然她还不太进入角色。她性格活泼开朗,喜欢说话,爱玩爱笑爱骂人,有时生个小气,撒个小娇。老天眷顾,让我坐在了她的面前。她的工作都是十分琐碎的事情,无非就是帮工长跑跑腿,检查各工位的点检表格,填写各种表格。因为是新开的拉,还需要打印各种标识,并用双面胶贴在纸的两面,类似过塑(很奇怪她为什么不去过塑,那样会节省很多时间,不过也有很大的可能是因为工厂没有过塑机),再把那些小小的标识一个一个剪下来,贴在相应的工位的。因为我坐在她对面,她经常叫我帮她干那些事。相比整天整天在各级管理的监视之下看作业指导书,我更宁愿做这些琐事,至少手头有事情做,就不会有人盯着。我在帮她做事的时候,她几乎从没有停止过滔滔不绝地讲话,话题涉及生活、工作的各个方面,漫无边际地扯淡。

P说自己从未想过在本厂长期工作下去,因为在厂里打工“太受气了”。大概是我对于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太不在意,太麻木了,我并没有观察到她觉得受气的地方。只是有一天,她感冒了,咳嗽、流鼻涕、扁桃体发炎,但她坚决不去看医生,因为怕打针。她有点想请假回去休息,但自己又不说,想让我旁敲侧击暗示工长让她请假,并观察工长的反应。我不太好意思,也没帮她问。在干活的时候,她就说:“在厂里干活太累了,又受气,还不如做文员呢。不过做文员工资低些。”但立马她又意识到什么似的,自嘲地说:“还以为自己是什么能挣钱的角色呢…”,大概是说自己本来就没什么能力,做文员挣钱少,也不该抱怨的。

在与普工关系方面。一方面,她喜欢和大家开玩笑,另一方面,当有人违反纪律或做错事,她又会表现出尽职尽责,一心为公的一面。例如她与本拉员工L的私交不错,可是当L在工作中违背她的意愿时,她会发怒并斥责前者。尽管如此,下班后她还是会大声地喊L一起去吃饭。我有一次上班时偷偷看手机,她看到了,说“Q,你别给我乱搞啊”。在这种时候,她通常会听到员工的辩解,有时候走了好远了,员工还在自言自语似的自我辩解。有一次我相邻工位的大姐,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情,她照例去说大姐也照例辩解,她很生气,说“我才说你一句,马上就等来了十句”,大姐继续辩解……于是杯具了,两个人的矛盾简直没完没了了。其实大部分普通工人,在平常工作中受到管理人员的责备时,虽然也会按照管理者的意思去做,但他们也会通过小声辩解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

 

2010-11-19

客户监察

今天下午客户监察,第一个工位卷线,本是我做,不过因为没有上岗证,就让工长去操作机器了。很快十几个本厂高级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簇拥这两个客户过来了,我在第二个工序“弯角”这里做事。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,我有点紧张。客户代表是一个中国女人和一个日本男人,那女人不停问问题,我厂的人则一边殷勤地回答,一边记录问题点。如果客户提出什么改善建议,能改善的,当场就吩咐属下改善。一个本厂日本籍高管一遍叽哩咕噜,一边用手去拿产品,我温和地提醒他不要用手直接拿产品,既然已经拿了,一会就不要放进产品盒子。那日本佬当然知道本厂规定一定要戴手指套才能拿产品,用蹩脚的汉语说对不起,看完之后又递给我。因为没有放用手直接摸过的产品的不良箱,我有点尴尬地拿着那需要报废的产品。旁边一位十分善解人意的管理人员立马伸出手来,让我把产品给他,他来处理。我之所以这样做,并不是因为我自觉,视产品的品质或工厂的面子为生命,而是在此之前工长已经多次强调,任何时候,有任何人来也不允许用手直接拿产品,尤其暗示在客户监察期间,要十分主义这个问题。而他们这样做大概也是为了在客户面前表现一下,让客户放心下单。

接下来又到了第三个工序,剥皮,是我和下一个工位的大姐一起做的,他手头正在做一些事情,于是我就去操作机器。刚剥了几个,天杀的,杯具发生了!我左手中指的手指套给机器卷破了,我立马站起来关机,那残留在机器上的破手指套随着机器停止转动而停下来了。我想用手去扯下来,旁边一位管理人员提醒:让生技来弄。于是我起身去拿一个新的手指套。回来时,手指套残留物已经清理掉了,管理人员嘱咐我慢慢做。

我有点紧张客户走了之后会挨骂,于是脑子飞快地转动,想对策。如果他们说我,或者要处罚我,我就说手指套被卷进去,并不是因为我不小心,而是因为手袜(即手套)又大又长,外面再戴上手指套,更显得臃肿粗大,十分不便。另一个原因是线圈的短脚大约只有5mm,而剥皮的长度要4mm,手指必然接近高速转动的“钻头”,因此发生事故并非完全是我的过错。

我们老大的老大(组长)是一个又高又瘦,十分刻薄的女人,通常都是一手叉腰一手指指点点;或者背着双手到处转悠,她所到之处必定鸡飞狗跳,所有人都对他惟恐避之不及。我想如果她骂我,我必定据理力争,如果她太过分,我就当众羞辱她一番,大不了把我开除!

提心吊胆地等到客户走后,我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来找我麻烦,甚至都没人跟我提到这事,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。工长给大家传阅一张纸,上面写满了客户监察时记录的问题点,意见和建议。关于我出事故的剥皮工位,要求在玻璃罩上面安装紧急开关(现在的开关在机器的背后,需要起身来才能够得着开关),如果发生紧急事件,按一下就可以马上关机的。另外也要求作业员戴眼睛,以防剥皮产生的碎屑溅到眼睛里。

 

2010-12-5

工长发飙

月底放假回来后,我们拉和附近一条拉的拉长似乎受了刺激,使劲发飙。我拉拉长平时虽然严肃,不过也很少大呼小叫骂人的,不过2号的早会,她终于发飙了。说我们太不知趣,很多事情你给都没有干好,具体的事例,是头一天准备迎接客户监察,他和组长都跑来催和检查各工位的点检表格。接着工位的点检,居然把日期写错了,明明是1号,写成了3号,组长说“你的日子过得也太快了点”。后来改过来了,不过估计工长也挨了一顿好骂。邻拉的就更可怜了,虽然他们天天挨骂,不过我认为这天开会他们是挨得比较严重的,那个又黑又瘦颧骨高高嘴唇很薄很刻薄的女人说:“有的人要惩罚,不惩罚,一点都记不住的”。不知道出了啥事。

 
好像在这一天的前后,他们拉因为某个工位搞错了一个工序,结果被检出不良品,组长跑过去要求犯错的工友自己出来检讨,当时没人买账,她就大发雷霆,说如果没人承认,就给他们去开检讨会,别上班了。然后就走开了。工长接着上来,仍然没人买账,不过工长很清楚是哪些人搞错的,就点名让人上去说。第一个人上去笑嘻嘻扭扭捏捏,不知道说了些啥。总之是不满意,二十来个人在那里站了好久,最后还去开什么检讨会了。
 
不知为什么,这个月一开始,各拉的管理就特别严格,一个个管理都像受了刺激。我们的助理也不例外。有一次她走到外观工位,她看到那个工友用右手做事,就指责她违反操作规程,说应该左手拿左边的,右手拿右边的(我拉的产品分L和R,即左边和右边,产品的方向有差别)。工友没理他,依然我行我素,并且辩解说作业指导书上并没有那么写,自己只管按照作业指导书操作;况且用左手很不方便,会降低效率。助理依然坚持她的方法,并说“到底是你们听我们的,还是我们听你们的?”一下子把自己和工人对立起来了,真是傻。工长则老道多了,她看到这边在争论,就走了过来,工友讲了争论的原因,还说助理这样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工长表现出公事公办的样子,认真与工友探讨如何既能保证效率,又能按照助理要求的方法来作业。最后把工具调换了一个方向,算是了解了此事。
 
最近被掉到本拉拉尾的焊接工位,该工位是本拉最难,最容易出错的一个工位。技术含量很高,对焊接的温度,时间,焊接的形状,锡的量都有十分严格的要求。该工位是把成品汽车雨刷感应器里面的线圈脚,与外面的PIN焊接起来。我来到这个工位一天都,把作业指导书,操作规程等都十分熟悉了,材料品名等要求记的东西也倒背如流了。可是在具体操作时,就很难了,容易出错。因为还没有上岗证,不能作业,偶尔给我一两个良品练习,我都小心翼翼,尽量不出错。有一次我焊了一个良品给我师父,她淡淡的说了句“可以”,我从她的眼里读出十分满意的意思来,乐的开了花,笑了一个多小时。可是作为一个新手,能做出良品还是不良品,似乎是要靠运气的。师父每次都给我一个或者两个练习,有一次工长给了我5个,我一口气焊了4个不良品,把师父郁闷得~~~不过第二天在做的时候,就倒过来了,5个产品焊了4个良品,一个不良品。
 
但是我还是不能正常作业,只能偶尔有几个产品给我练习,百无聊赖之际,只好把那锡条弯成各种形状来玩,还弄断来做成字母的形状,很有意思。无聊的时候,想到之前在家折腾电器,安装灯泡,弄电源开关,修排插什么的,还差点把电视机给拆了,被我妈狠狠骂了一顿,我的天赋从此埋没。还联想到我高一时那个胖胖的和蔼的数学老师……
 
在拉尾,好几个工位离得比较近,如果工长和助理不在,年轻的女孩们在工作时经常聊天,说笑,相约下班去哪里吃饭,晚上去哪里上网打游戏。她们都很讨厌工长和助理,经常在背后骂他们。有一次赶货,助理去帮忙焊接,结果出了好多不良品,但是助理颇为自信于自己的技术,根本不听,偏说是良品,结果到外观检查那里,全部打回来了,把我师父气得不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