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工厂里的龙门阵

工厂观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一个有远见的好老板一席谈  

2011-02-28 07:32:11|  分类: 老板百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与一个有远见的好老板一席谈


中国的鞋都



  火车上,硬卧车厢。
  听到俩人在聊“人性自私”之类的话题。没去留意。睡了一觉起来到窗口坐坐,看书。俩人还在聊。其中一个说:“中国的问题就是法律贯彻不下去。比如说这个劳动法,有是有,但是大家都不执行。”
  我不禁笑了笑。那人侧过头看我。我接口说:“99%以上的企业都不遵守的,如果讲到劳动时间、加班时间,那更是几乎所有企业都违法。特别是工人的劳动条件基本上都很差。”
  他说:“现在还是有改善的。很多企业都重视人性化管理,比如我们那边很多工厂都给工人宿舍安装了空调,建了活动室和其它设施。可是我们这个行业有协会,有行规的,如果我给一个工人三千块钱,那就不行,因为别的厂都是给两千块,我就不能那么干。我们也不好做,上面还有一张张大口要我们喂。一间中型企业每年交的税收大概五百万(指营业税,没说“所得税”,估计因为这部分漏洞最大),但是每年的应酬费(指接待官员、行贿等费用)就要两三千万,这部分钱要是拿来改善工人的待遇,温××就不要花那么大力气搞什么‘收入再分配计划’了……”
  我说:“我讲的劳动条件不是指这个,而是,比如说,劳动保护方面。”
  我问他是做什么的。他笑了下,没有直接答,说是在晋江,制鞋行业的(后来得知他是某鞋厂老板,70年代初出生)。我接着说:像制鞋行业的劳动保护就普遍很差,所用的胶粘剂多数都含有很大比例的苯:“中国的苯产量和消费量每年增加很多,全部溶剂(他补充了一下‘稀释剂’)当中90%是苯。即使说是‘甲苯’的溶剂,其实也含很多的苯。福建就出过好几起集体中毒事件,后来省里还规定不准再用苯当作胶粘剂。”
  他笑起来:“是啊,现在还是用苯,不用苯用什么。我们也很注意这一点,有毒工种的工人,我们每过一段时间就换掉一批。苯的害处很大,我看到有报道讲装修的新房搞到小孩子患白血病,所以我们家里装修都不用油漆。地板就用实木来铺,全部抛光,不上漆。墙面也不用油漆涂料,直接用木板一块块拼起来嵌到墙里去。”
  我说:“我看到消息,说欧盟禁止进口的鞋类商品中含苯,这对你们有没有影响?”
  他说:“是有影响,不过我们还是用苯。我们有办法,让它测不出来,就是说让鞋里的苯在它规定的限值以下。不含苯的溶剂太贵,比如××胶,一桶就要几百块钱。我们做鞋子的,一双出口鞋平均才七、八美元,成本上来就吃不消。现在我们这个行业里,如果一双出口鞋的利润(应指毛利)没有16块钱(人民币),我们就不做,宁可库存起来。”
  “但是鞋类的款式更新得快,库存太多怕要成问题的吧?”
  他说:是啊,这是很头痛的事。
  “去年的危机以后,国家不是搞出口退税吗?有没有什么用?”
  “那个是杯水车薪。主要是价格上不去。我们有协会,大家很团结。我们采取的办法是,现在(即九、十月份)是淡季,就转做内销鞋,所有的厂都帮忙做内销的厂家一起生产。到了出口旺季,所有的厂就帮忙做外销的厂家生产。我们现在很重视品牌,大家一起帮忙××、××××把品牌打响。需要资金我们就借给它们。不过我们争不过耐克和阿迪达斯。”
 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快事似的,得意地说:“你知道北京奥运最大的赢家是谁吗?……你猜不到吧?是李宁。本来李宁没有这个信心。我们做了很多工作,要帮他把品牌搞起来,你看看今年他的信心大了很多。这次奥运会由李宁拿火炬领跑,这是我们行业协会一再去争取来的。这一招很巧的。耐克、阿迪达斯都气坏了,可是他们没办法啊,因为人家确实是个优秀运动员,拿火炬领跑是名正言顺……”
  “那里有没有台资企业?”
  “没有,台资插不进来。晋江那一带都是闽南老板,大家抱成团。我自己不是闽南人,我岳父是闽南的。……可能因为我年轻,跟工人谈得来。我不会去粗暴地对待工人。所以我的厂里人员很稳定。很多鞋厂一天到晚招不到工人,我就从来不操心这个。”


劳动合同法和生意难做



  他说:“劳动合同法给我们的影响很大。一年的社保就要交一两千万。”
  我说:“哦。劳动合同法刚出来那阵子,我还没有意识到企业最紧张的就是这个社保问题。”
  他说:“那些小的厂家就不交社保。我都交了。我那个企业大啊,出点什么事,赔不起。所以什么保险我都交。”
  我说:“我有个开公司的朋友,知道不少上面的事。当时他跟我讲:中央之所以要搞劳动合同法,就是想淘汰掉一批企业。拿制衣厂来说,光是这些厂家库存的衬衫,可以给全国人民每人送好几件。这要占用多少资源啊。你看我们国家的大头整天东奔西跑地搞石油,搞资源,就是因为这个……中国的石油库存只够一天。”
  
  说到生意难做,我说:“现在是什么都过剩。从2006年起,制造业的利润率就上不去了。结果老板们都不再拿钱扩大生产,而是去搞投机,炒股、炒楼、炒其它所有能炒的东西。炒到最后,泡沫就破了。只要资本一直过剩,这种情况就不会有什么变化。”
  他说:“是啊。现在生意不好做,所以我慢慢搞一些别的,比如房地产。房地产的利润空间大,但风险也很大,国家出台个什么政策就有可能搞到你倾家荡产。而且我做了房地产以后,发现这真是个祸国殃民的行业,搞到一般老百姓买不起房。我们三兄弟在福州各买了一套房子,都是一楼、二楼连底下的车库一起买。当时每套是80万,现在你猜猜可以卖多少钱?……三百万!你说老百姓哪里买得起。……另外,我还转做石材,跟其他几个人一起搞。石材行业的利润高啊。”


北京和汽车



  他谈到南方和北方的官场的黑暗,谈到“天上人间”事件的内幕,谈到北京的塞车:“如果我在北京做事,我就搞公交公司。我在北京都是坐公交,坐地铁,那真是挤啊!有的女孩子都挤得哭出来。北京真应该学一下闽南。我们那里政府有规划的,工厂建在什么地方,工人住的宿舍应该离厂多远,都有规定。北京这里呢,一个个都要坐很长时间的车去上班,工资还很低。”
  我说:“可是,北京的工业不像闽南或广东那么发达啊。这里的上班族多数恐怕不是在工厂里上班。”
  他又说到:“北京的车真是太多了,到处都堵。中国应该限制小汽车生产。”
  我说:“政府还把它当作拉动经济的重要行业呢。前年一个推销汽车的朋友告诉我们厦门市头10个月卖出多少私家车,我们算了下,每部车假设长2米,可以从厦门一路排到福州。福州卖掉的私家车还更多。去年经济危机以后,首先要振兴的就是钢铁和汽车行业。你限制小汽车,后面可是拖着一大堆其它行业……”
  他想想说:也是。


教育和慈善事业



  他说他每次出门,都喜欢坐火车,不坐飞机:“每次坐火车我都可以找到人聊天。我喜欢你这样有文化的人。你有时间一定要去泉州、晋江走走,那是中国的鞋都啊。……不过我也不想子女读很多书。”
  我说:“那是。现在读大学也学不到什么东西,学费贵了,还找不到工作。前两年有个女大学生到我一个亲戚的公司应聘,亲戚本来嫌她刚毕业没工作经验,不想要她,后来她几乎是哭着求亲戚收留她,说她找了很久的工作都找不到,亲戚才答应。……我读书是自己喜欢读。我的一个印尼叔叔还劝我不要读书呢。他说:工字不出头,想要有钱就得当老板,读书有屁用,你看印尼的大老板×××身家不知道多少个亿,人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签支票的时候就画一只鸟……”
  谈到后代教育,我说:我有个老同学,也是当老板的,有一次还想找我编一本现代版的论语;他说他们那些老板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说现在不知道该拿什么教育子女。
  他说:“我的儿子不爱读书,我也不强求他读。读书也没什么用。他在我厂里做,现在已经可以跟我们谈正事了。我们不想娇惯他,像现在经常讲的‘富二代’那样,我们给他买车,不买最好的。我们自己也是苦过来的,以前穷得要命。靠一点点钱慢慢从小做起,做到现在这样。”
  我说:“那时候的一点点钱跟现在的一点点钱是很不一样的。现在的一点点钱做不了什么事。我听过很有钱的亲戚抱怨:现在什么行业有钱赚,大家都一窝蜂去干,最后搞到都没钱赚。如果说有钱人都不知道该到哪赚钱,那么只有一点点钱的人还能指望‘创业’?”
  他想了想,说:“如果你的亲戚不知道该怎么用钱,可以跟我们一起搞慈善事业啊。我也跟着人家(指大老板)搞慈善,不过我们不搞什么玉树赈灾那些东西,那个洞太大(指‘黑洞’)。我们帮助一些人读大学,读完大学要为我们服务……当然,这要靠他们自愿。”


人活着有什么意义?



  “你知道我们这些老板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经常聊什么吗?你肯定想不到。我们经常谈的是‘人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?’现在这个社会,道德风气太坏了。我们有这么个想法:地球上的人早先一定是另一个更高级的星球上的,因为人类的基因很坏,就被放逐到地球上来。这地球上的很多设施(估计指金字塔之类),都是那个更高级的星球放逐人类的时候造好的。他们每过一段时间会来地球上看看人类改造好没有。但是后来看到人类变得越来越坏,他们失去了信心,就不来了……后来人类发明了神话、宗教,想要飞天、升天,其实就是想回到那个更高级的星球上去。你不会觉得我们的想法很可笑吧?”
  “不会。我完全理解。”
  
  快到福州站了。我告诉他下车的时候我会直接去另一个站台转乘火车到厦门。他问“可以的吗?”听说可能没座位,他很犹豫,说他会到附近一个车站坐大巴回晋江。又问我如果坐动车怎么买票。我笑起来:“我没在北站买过厦门动车的票,但应该跟厦门一样,有专门的售票窗,也有自助售票机。”
  他说他不懂操作。我说应该很容易的,我也没买过,但是按机上的指示一步步做就行了。
  他说:“我当了老板以后,从没买过车票,都是别人替我买。自己也没上银行转过钱,填单我都不知道怎么填。”
  我说这个不难,就算不会填,也可以问柜台的职员。
  他答说他怕那些人不耐烦,没好脸色。
  当我得知他有“贵宾卡”之后,便说:国内银行现在的模式其实跟香港差不多,但不知道为什么动不动就要等一两个钟头,我在香港的银行排队基本上没超过半个钟头的;你有贵宾卡,就不用排队,人家更不会给你什么脸色了,你还担心什么?
  他还是一脸顾虑的样子。
  不一会儿,车到站。我拿了行李,便自顾走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