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工厂里的龙门阵

工厂观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员工  

2011-03-29 13:42:52|  分类: 工厂观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丸子


 如果有人问我,你厂流动性最小的员工是哪部份人,我会毫不犹豫回答说当然是老员工了。哦,我说的老员工主要是超过30岁的员工,至于年纪不大却在厂服务很多年的不在我记录之内。因为我进厂半年,都没遇到过年轻的“老工人”。年轻工人喜欢流动,很少有人乖乖待在一个厂很久。我只见过一个拉长,才22岁却在这工作两年多了。年轻工人一般没有很重负担,一不满意或受了气就直接走人。但是我说的老员工却不会也不能这样洒脱,他们有自己的限制特点,包括家庭的负担及厂方的看法。

老员工一般年纪都过了三十岁,有的甚至过了四十。厂里招人时,也会考虑工人的年龄。如果赶上缺人,超过四十岁不仅可以进厂甚至可以坐拉。当然,过了四十还进厂的也不多了。但是一般情况招人时,四十岁的都不让进厂,超过三十五岁只能做清洁工了。所以在拉上很少看到四十岁的,偶尔有一个说不定已经在厂里干了好多年,或赶上了缺人时招工。老员工们,一般都是夫妻一起出来打工,在一个工业区或者一个厂上班。他们在外租房,很少住宿舍。房租根据所在位置有不同价位,不会太贵,一间房差不多一个月一百多,要是带孩子的需要两间房。那就要两百多了。相对工资来说,房租还算可以,起码不会带来太大负担。但是外面的日常开销却很大,差不多一个月需要花去一个人全部工资。他们出来打工,孩子一般留在农村老家。很少有人带孩子在身边,一是耽误工作,另外就是上学也是大问题。除非有关系,本地学校一般进不去,而民工子弟学校收费又很贵,小学生半学期光学费就要2000块钱,初中更多了。这对一个普通的打工者来说,是一笔不小开支,何况孩子往往不止一个。所以很少有员工把孩子带在身边,他们更喜欢寄钱回农村。

因为年龄的限制,他们不轻易跳槽,再说上有老下有小,所以在厂里比较能忍。他们基本也没什么特别要求,也不随便请假,只要可以多加班增加一些收入,就很满意了。也许是出来打工时间很久了,对现在的工资他们很少有人嫌低。据说前几年他们加班超过150个小时,最后的工资才六七百块,并且那时加班费也很低,不像现在都是双倍。所以要是问他们“工资怎么样”,他们会说不错了,但是他们又觉得现在钱不值钱,跟以前同样的钱却买不到跟以前同样的东西。于是他们就这样矛盾着。老员工有自己的交友圈,比如老乡、亲戚,但很少像年轻人那样交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。遇到休息日,老乡们会一起打麻将,一打就是一整天,输输赢赢几十块钱。有的也聚餐,局限于兄弟姐妹,难得有个大家都闲着的时候,所以聚一下联络感情改善生活。这对在外打工的老员工来说,也是一种享受。在工业区,老员工的休闲方式真得比年轻人单调很多,尽管年轻人的休闲方式也少得可怜。老员工出来打工的目的,大部分都是为了钱,也有很少的人是因为别的原因。可虽说是别的原因,但多少都跟钱有关,所以说大家出来就是为了挣钱,也不为过。
 

“上有老下有小,一家子都要我们养活”,加工拉的老李说。她四十岁,在厂里工作十二年。结婚之后就跟老公进了这个厂,有两个儿子,一个读技校一个读小学,孩子公公婆婆在带。老李看上去不止四十,一次有个19岁的新员工叫老李“阿姨”,老李听了还很不高兴,问“我有那么老吗?” 所以我们一般叫他老李。虽说她在这厂十几年了,但是工资却跟新员工差不多,只多七十几块的底薪,其他优惠就是可以多安排加班。安排多一点加班,有时也是自己给老大一点零食或听老大的话得来的。这样工资相对多一点,但是要付出更多劳动。用她的话说,没办法,家里老人需要钱,孩子上学需要钱,特别是盖房子更需要钱。打了一辈子工,最后也就是有了一所看来不错的房子。现在孩子大了,开销大了,老李说,俩孩子一个月手机费都要一百多,另外还要支付学费及老人抚养费等等。打了一辈子工,居然还是在为这些事情发愁。也许,老李还要再坚持几年。她自己也说“怎么也得再干几年吧,到时候就是不走厂里也要轰人了”。
 

“在这工资也还不错了,我这年纪再进厂都有问题,更何况即使换了一个厂肯定挣不了这么多钱。” 这是我们加工拉的指导员,平常都叫她“老大”。她进厂五年,底薪比一般员工多不到三百,最后的工资却比普通员工多一千来块。老大不仅加班多,而且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指导员怎么说也是个领导,可以少做事或不做事,可以管员工而不是被管,即使受了上面的气也可以撒在员工身上。而要是再进别的厂,只能做普工,底薪自然很低,也不敢保证这么悠闲。她最大的愿望,是给两个儿子盖房子,一人一所,现在已经盖好了一所,她说,努力几年争取再盖一所,这样任务就完成了。她小儿子最近刚接过来读小学,大儿子在读技校,也很需要钱。所以,老大说除非是再不进厂,否则无论如何不会换厂。

“等家里的厂建好了,我就回家打工了”,这是二度进这个厂的刘大姐说的。她结婚以前进过这个厂,也做过别的工作。虽然别的工作好玩离家也近,但是没有厂里工资高,所以结婚后跟着老公再次进了这个厂。刘大姐是四川人,过继了她婆家哥哥一个女儿,自己只有一个儿子。大姐公婆几年前过世,因为她要供她哥女儿读书,所以儿子寄住在老家的小叔子家里。现在她哥的女儿二十来岁,结了婚也在这个厂工作了,所以大姐今年暑假就把儿子接到身边,在这读小学。大姐其实不想在这里打工,她说这没家的感觉,,还经常把她拍的老家照片拿给我看,说家里环境又好,房子又大,亲戚又多,消费也低。大姐说老家有人收了她们的田地在建工厂,如果厂子建好了,就可以回家做工了。这样既减少开支,又可以住得舒服些。

“我在家里实在待不下去,连个房子都没有,还得跟公婆一起住,但是又看不惯公婆做事,所以干脆自己出来了。”,我们宿舍的王大姐说。她孩子都十几岁了,可她还是经常打电话跟老公吵架。大姐说家里很穷,结婚到现在一直寄住在婆婆家,她就离家出走了。每次打电话,大姐都骂她老公连带着骂她公婆,还说要去一个她老公永远找不到的地方,除非他盖好了房子才回去。其实王大姐是挺好的一个人,会借钱给舍友,有东西会给我们吃,只有接她老公电话时才像变了个人。她其实也很想孩子,有时会让我帮她发短信给她女儿的老师问她女儿学习的情况,逛街时也会给女儿儿子买衣服。大姐是基督教徒,跟父母入的教,每天晚上都抱着《耶经》看,但是在这边从没去过教会。有次我给她介绍了一个拉上的教友认识,我问她“谈得怎么样,是不是感觉很亲密”,大姐只说“觉得人家都比自己强,自己什么都不知道”。我再问她“你们信的一样吗?” ,她说也不太清楚,因为教会分裂太多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个了。所以我想大姐大概也不是忠实的教徒吧。另外大姐说,这的工资也不高,加班太多也累,还不如以前她在北方的厂子工资高呢,但是“为了离家远点”就在这待着了,也许有天她会辞职然后重新去原来的厂吧。
“我老公说,明年还完了帐,我就可以回家带孩子了。” 这是已经六年没有回家,从孩子七岁起就没见过娃娃的张大姐跟我们说的。她说的时候,我还不敢相信,问了好几遍才确认没听错。现在孩子已经十三了,大姐却不知道孩子什么样。为了盖房、为了给婆婆看病,他们夫妻都来到了这里,一直不断工作,连回家的路费都舍不得花。即使是盖房子,也只是他老公回家,大姐继续打工。现在三层楼盖起来了,但是欠了两万块钱的帐。她说,再要半年差不多就可以还清了,还清了帐就赶紧回家跟孩子培养感情。我们问她:“钱那么有用吗,怎么回家都不舍得,难道不想孩子?” 她说“怎么不想呀,有时候想孩子都想得哭了,但也没办法呀,房子要盖的,可在家里怎么盖得起来呢,婆婆身体又不好也需要钱,孩子大了上学也要钱,我们不打工不行呀。” 但我们说,“虽说为了孩子,但是只给钱的话,除了把孩子惯坏就没别的好处了。说不定孩子以后也不服你们管,毕竟除了钱你们什么也没给过他。” 大姐说:“所以说什么明年我都要回家陪孩子了,不出来了,我好想他呀。” 那种想却见不到面或不能见面的心情,我想现在除了大姐谁也体会不出来了。似乎只能用三个字表达了:没办法。

“谁知要打工到什么时候呢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,清洁工陈大姐很开朗,说起话来声音也大,也很健谈。我问她什么时候不打工时,她就是那么说的。大姐已经四十三了,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,三个女儿虽然最大的才刚满二十,但都已经在外打工了,只有小儿子十二岁还在读书。陈大姐全家都在这个工业区,大姐夫妇及三个女儿分散在工业区的几个不同大厂。似乎,大姐可以回家好好歇着了。但她说大女儿的钱她又不能要,出嫁还要嫁妆呢,小女儿的钱都不够花,家里还有儿子和公婆,还要盖房子等等,到处是开销,她怎么能回去闲着呢?家里有几亩地,除了够吃也没什么收入,所以只能打工了。再说现在还能干,多干点就能多攒点钱,也不错。今年他们一家除了她儿子,都要在这过年了。想想也不错,虽不在家里,但也差不多团圆了,总比连孩子都见不到要强不知道多少吧。

“这里加班稳定,我也习惯了。并且像我们这样没学历年纪又大的,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了”,潘大姐三姐弟及潘大姐老公都在这个厂,并且都在加工拉。潘大姐是老二,也是加工拉的指导员,但是因为比所谓的“老大”后升上来,所以似乎权力比老大小,还老是被老大呼来唤去。同是指导员,老大却可以不上夜班,潘大姐虽说心里有气,但是不知为什么也不敢说。有次,我们在拉上悄悄说夜班不公平的事时,潘大姐说“你们好说,我不能说的”。我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,按说都是指导员应该一样的待遇,但是她好像低老大一等。不过,她好像比老大还要早一年进厂。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长得漂亮就可以提升快点(怪不得拉上的拉长个个都很漂亮呢)?也许吧,怎么说潘大姐还是太胖了,也有点矮,老大虽说不漂亮,但也是高高瘦瘦的,并且嘴也很厉害。潘大姐姐姐跟弟弟都在这个拉,连老公都在一起。潘大姐是自由恋爱结婚,结婚时房子都没有,虽然夫妻都在打工,但是因为工资太低了,一直到现在房子还没有完全装修好。她有一个儿子在这里读三年级。她老公一直想换个哪怕累点但只要工资高点的厂,可又没想好去哪,就暂时在这待着了。他们姐弟几个感情还不错,一般每周都聚餐,有时也去公园,这似乎就是她们仅有的娱乐方式了吧。

记得,我跟某位朋友说起这里的老员工时,他问我“他们活着有什么意思”。当时我回答不出,现在我也不知道。也许有个安定住所,孩子可以无忧无虑生活,老人可以安享晚年,就是她们活着的意义。似乎都是为别人而活,即使这样,他们也在很努力地工作,努力挣钱。钱钱钱,说到底,都是为了挣钱,好像只有钱能满足他们活着的意义。需要钱却挣不到足够的钱,到底是为什么?到底是怎么回事?挣钱也许够花了,可是她们却失去了更多-自己的青春,自己与孩子的感情及孩子的前途,甚至自己都没尽到对父母赡养的责任。更可悲的是,这种事在他们这里不是终点,而也许是自己孩子的起点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