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工厂里的龙门阵

工厂观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工友老马  

2011-08-22 12:14:46|  分类: 工人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
作者:小波

老马是一个平凡的人,老家河南平顶山,三十岁,八岁儿子正上小学三年级,由老婆在家照顾。一张大众的脸带些严肃,语言却是幽默。我是跟他在X厂认识的,可说我还算幸运,因为那时我正是困惑的时候,可与他聊天罢! 

X厂是美资企业,高层领导大多是香港人!二月份我进的厂,一个月后听一朋友说一河南老乡也是在这做包装的(因为本厂河南的不怎么招,老乡不多),然后就介绍跟我认识。第一次见老马我们并无多说,感觉他是个不爱说话、不爱笑的人。 时隔几天后,正好厂里有次培训,就是听些无聊想让人睡觉的东西,但是工作中还是用得着的,然后发现老马也在,因为我有考试答案,就叫老马我们坐一块图方便。中途他跟我讲了很多在厂呆的经验,虽说很多我记不清楚,但是都是很有道理的。更多我们会聊起政治、社会,还是很投机的,他多半会讲到他对于人生的无奈和对社会的失望。

老马一个人在外租房子住,住处大概离厂有3、4里路,问他为何一个人租房子而不在厂里住,他说之前在其它厂住宿舍几天就跟人打起来了,所以一个人住没那么多事!虽说老马外表很严肃,但他是很能跟大家聊到一块的(特别是年轻人),上班时常会逗得大家很开心,跟大家说到有些社会问题他总会责备一番。中午下班饭后之余他也会跟我讲些他从前的事:由于感觉打工无望,之前他跟一个老表(老婆的堂弟)共做过饭馆生意,至于最后不知道是两人意见不合,还是其他原因,本是以为有些小利的,但饭馆转让后两人还陪掉几万,这使他老表对他有了些怀疑,甚至结婚时都没通知他。对于这件事他心里还是有些结的,我也稍奉劝过。这件事后虽说老马跟老表之间有了隔阂,但是老马还会抽空去摊位找老表的父母(做点饼卖)聊天,或去他们家玩,我曾跟去了两次,老马说过虽说他对我有隔阂,我该怎么做还会去怎么做。

我说到自己家盖房因少土地要向邻居借而纠葛的问题时,老马也深有经历,他家里兄弟因为盖房跟邻居发生过不少争端,他说在农村牵扯盖房土地问题时,大家只在乎利益的问题,至于其他的关系、亲情就扔到一边了。他也会抱怨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和亲情的暗淡。

他当过两年兵,让我很是羡慕。他经常会讲在部队听到的是共产党多好多好,可进入社会却是大大相反的了。平时很喜欢关注新闻,但会抱怨新闻只报道好事,坏事总是几句话就讲完了,甚至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他也是知道凤姐的,只是不熟罢了。时常会抱怨国家只追求国内生产总值,确忽略了我们这些人的死活。他也会提起之前和他一样,现在富了的一些朋友,多半是说自己经常会去损他们,或鄙视他们的虚荣。之前是相亲后结婚,现在他说很多时候跟老婆聊不来,在外十来年中途只回过几次家!

老马是个很有个性的人,在车间他只按他认为合理的要求做事,否则是很抗议的。他很不喜欢他组长,在他看来,组长是个爱占小便宜、喜欢讨好领导、还有些小人的,所以经过一次喝酒后就再也没有和组长多说话,在他眼里经理、主管都是浮云吧。一天拉上没事做,老马就站在那里玩,因不做事没戴静电环却被女IPQA(负责巡拉,也被大家叫做找事的)抓到,然后就有了如下对话:

IPQA:为什么不带静电环。

老马:不做事还带那个干嘛?

IPQA:不带我就跟上面报你。

老马:那我抱抱(跟“报”字谐音)你可不可以。

IPQA:信不信我跟你们主管说?

老马(指指后面站的主管):你看,我们主管在那,你过去跟她说吧。

IPQA当时真的是气坏了,在这个厂还没有谁那么嚣张对她,就连主管还要让三分。就去狠狠的投诉了他,主管找老马谈话似乎也没什么用,老马态度很坚硬:“我在这做到我应该做到的时间,自然就会走,你也别来你的那一套。”然后主管就让他每天八小时,星期天不用加班,并且到别的拉干那些产量很高的工位,还联合其他组长跟他进行思想压力,逼迫他辞工。老马哪是这么屈服的人,直接杀到办公室把主管骂了一通。在这厂里哪有人敢这样在主管面前用这种语气?主管气不过,就联合了经理一块到车间跟他商谈,老马一直很坚定地说“要么炒掉我按劳动法赔偿”,中途就连经理在车间也遭到他的大骂,无奈之下经理把他报上了厂里行政部,行政部的说法是赔偿老马半月底薪让之走人,老马态度强硬非要一个月的。事情僵持几天,突然冒出了一个工会主席,找老马谈话,大致内容就是厂里赔你这么多已经可以了,再说你也混了几天了,赶紧收敛吧!经一系列签字,最后是赔了老马半月底薪!

这一系列事老马讲完之后说:“蛇鼠一窝啊!”之后他玩了一段时间,由于在这边朋友多,进个好点的厂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!

业余老马会骑着自己的电动车拉客挣些钱,很辛苦的,有时胳膊会被晒的脱皮。虽说没见过他跟家打电话,不经常回家,我还是认为他是很有责任感的人! 近来他常会跟我谈到工人问题,是多么想为工人做些事情,他说困惑的是没有人去指引;困惑的是朋友让他回去做村官,他却不愿得罪村里的人们;困惑中就喝点酒晕晕的呵,困惑中就呆在家里呵,困惑中找人聊聊天呵……

          

为朋友老马略记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